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【醉饮大宋活动之小说随笔】——赵遥

一切要从十二年前一场追逐赛开始说起,那个七岁还差一个月也就八岁的小女孩成了这场战争的主角。那一天经历过的一切都随着时间在小女孩心底深种发芽。一日之内,被灭门抄家,还身犯险境,这一切的一切,怎能忘记。铁家大院内,布遍的嚎叫声,求救,惊恐尖叫,这一些声音同时吞噬着小女孩所有的听力。铁家管家一手抱起小女孩往唯一的出路,驰马狂奔而去。小女孩的眼睛被管家用布条捂得紧紧的。只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,几滴湿润的液体溅到小女孩脸上,那种水迹有着许少热度和腥味。此时此刻,那怕聪明伶俐,胆大细微的大人也不敢去再作什么猜测了。就这样搂着小女孩一路狂奔,坐骑是铁家最为珍贵和被重视的千里马,名良疾。曾多次跟随铁将军勇战敌群,有风一样的速度,不仅日行千里而且极为有灵性。良疾也感觉到了主人的不幸,自己背上的小主人将会是整个铁府唯一的遗孤,半分也不敢怠慢,拔脚而去,身后紧跟着各路黑衣人,那是个叫天狼的秘密组织也不松懈,追了他们三天两夜的,马匹都是相同的良驹,这样爬行山路还不住赶路,好几匹马儿都趴下了,小女孩不知自己的泪流了多久,只剩下感觉到眼眶的生涩,慢慢地,小女孩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管家双手直颤抖着,他利用手上的辫子发泄出所有的悲伤和难过,小女孩双手紧紧抱着管家的手,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怕了,她的父亲是本朝最勇猛的战士,她的额娘是本朝最温雅的女子,而她要为成了他们的子女而感到荣幸。良疾好像感受到小主人的勇敢和魄力。不顾管家怎么拉扯,执意向一个方向跑去。没跑了多久,良疾便停在一家草庐边上,而且对天长嘶,管家看着身后迫步而来的黑衣人,手上的长鞭一寸一寸地狠击在良疾身上,但良疾还是一动不动。小女孩也觉得不妥,数日来,良疾即便也很辛苦,却从来未停留过一步,它的性子跟父亲很像,倔强又固执。一直靠在良疾的背上,小女孩视乎能感受到良疾在山路上奔驰的痛苦,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跟敌人玩夺命熬力赛的难受,而且背上还带着两个人的重量,小女孩撇开一直蒙着眼睛的布条环视周边,小身躯轻轻靠在良疾身上,双手环绕着它的脖子,柔声细腻地在良疾耳边说:“乖,好马儿,多走两步吧!那些凶狠的敌人,如果在这开战,说不定会迁怒草庐的!我们不能连累无辜。”良疾只顾着急躁地向天长嘶,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好像在哭诉着什么,脚步又往草庐靠近了两步,然而安静地停在那。小女孩大喊:“这是我父亲的命令!”这句话掷地有声,划破喧闹,管家停止赶马的动作,良疾也停止了嘶叫,两行清泪从良疾的眼中流出来,它在原地踏步了两三步,但开始慢慢向前走了。小女孩学着管家的驱马声:“驾!”稚幼的声音下达军令,良疾鼓起精神,慢慢地朝前奔走。管家看着眼前坚毅的小主人,她在这三天里实在承受太多了。那一声命令也让管家醒觉了,慢慢地,管家停下手上的鞭子,良疾的脚步也慢了起来。正当小女孩还没反应过来,管家就把她抛下马匹,然而驰马而去。然,小女孩是聪明的,当她看着管家和良疾风尘仆仆的背影,心里的难过又涌上来了。不过这次,她把泪水忍了下来。她懂得,她明白,管家这一走是要去引开追捕,为自己增添多一份逃走的机会。拖着疲惫像要散开的身体,小女孩不知不觉走回刚才大石头背后躲避起来。大石头把她娇小的身形隐藏得很好,小女孩不敢想象,如果被黑衣人捉住会有什么下场,那些难过惊憾的场面又迎入小女孩眼前,她害怕到株在那里,直到遇见她。或者说,良疾带小女孩找到了她——空然。而这个小女孩就是铁令敏。空然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坚毅的小脸蛋和带着一把刻有‘铁’字的佩剑,一身柔雅的气质,空然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。接着,空然收留了她,把她带回山里学武,并改名“燕媣”。
十二年来,燕媣始终深深地认为自己所练的功夫并不是为了强身健体,时间的冲洗并没有让燕媣放弃仇。她出的每一招,每施的一剑都是那般的快,狠,准。空然察觉到了不妥,也就再没有教她任何攻击性的新招数,可燕媣也毫不泄气,每天坚持操练起自己所有的招数,而且多次想自学成才。虽然被空然责罚,决心也不悔,可把空然惹怒了好几次。这些年来,空然不仅把她当徒弟,更是似女儿一样教。也许是空然教育表达的方式有问题,又也许燕媣早已被仇蒙蔽了双眼,她们之间的关系总是这样不亲昵也不远。
“燕儿。”空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出口。
“师父的那位朋友是个高人吧?”燕媣的声音很轻柔跟她坚毅魄力的小神情很不配,特别那双煞气的剑眉。
燕媣开门见山的硬说法,让空然端着满怀伤感又感人的话全压在了肚子里,更无法吐出口了。想来自己一个大美人怎么交出这般不解风情的徒弟,空然实在锤心拙肺的失败感。空然有气地回答着:“是,他是我们门派里无论是行为,声望都是最高的。而且他是我师伯!”空然单独没提到武功一词,也没有告诉燕媣这位师伯的身份。也有几分顾及她对他有略有所闻。为何有这种顾虑?不知道。燕媣都明了于心,空然只希望师伯能感化自己修行,并不会让师伯传授一招半式于自己。
“燕儿,师父也并不想这样抛弃你的。只不过这山上待了十二年,实在我的魅力都长霉了,所以我决定去晒晒帅哥的目光。”空然终于找到了个空档,好好跟燕媣撒娇了一下。而被安慰者一点而也不在乎,又是一句:“知道了!”结束了空然本来泪流满脸的柔情。
1

评分人数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我也来支持一下,虽然这么看挺纠结的

TOP

支持一下

TOP

写的不错

TOP

喝杯茶  慢慢品读

TOP

没码,你知道多少个字!当头一小段吧,有人捧场再发。。

TOP

返回列表